欢迎访问365bet提款靠谱么_365bet外围场注_365bet很卡官方网站!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直属单位?>?大东山管理处

甘做寂寞的守望者

时间:2014-09-03 23:06:32??来源:??作者:

?
南岭大东山管理处有一个自然生态的守望者。他是研究动物、植物的专家,在交通不便、物资匮乏的大山深处一干就是18年;他曾经在15个月时间,“官”升三级;2002年,他被评为全国自然保护区先进个人。为继续保护好这一片原始森林,陈志明———甘做寂寞的守望者

广东省南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大东山管理处,动物标本室珍藏的标本琳琅满目、栩栩如生,金钱豹、黑熊、水鹿、鸳鸯、白鹇、娃娃鱼、穿山甲、金裳凤蝶……,天上飞的,林中走的,地里钻的,水下游的,门类齐全。管理处副主任、林业工程师陈志明,经年累月与不会说话的动植物打交道,敦厚朴实,平时与他接触,总是面带笑容而讷于言辞,但一站在这些动物标本前,他就兴奋起来,简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很快进入专业讲解员的角色。不论你指着哪一种标本,他都能随口说出,动物的名称、习性,高兴处,说起一些与动物打交道的小故事,绘声绘色,手舞足蹈,参观者无不被他大江流水般滔滔不绝的言辞所感染。他说,南岭保护区还是华南虎、南方红豆杉、华南五针松等很多中国特有珍稀动植物的故乡呢。

  从独闯江湖到成家立业,陈志明客居清远山区19年,除了乡音之外已是地道的连州人,这背后,珍藏着什么样的小故事呢?

  翻越九疑山,扎根大东山

  陈志明的家乡在“帝子乘风下翠微”的九疑山下。1988年7月,他21岁刚走出中南林学院的校门,就沿着湘粤古道翻越九疑山脉,从岭北的故乡来到了一山之隔的岭南广东,分配到连县林科所工作。翌年6月,当时的省级大东山自然保护区,缺乏专业技术人员,陈志明成为是最合适的人选,从此,他也就走进了色彩斑斓的生态世界,走上了单调纯粹的守护大自然的人生之路。

  元旦那一天,我去大东山约访陈志明。他在电话里告诉我:“现在是森林防火期,元旦要值班,保护区的公路正在铺建水泥路面,我安排一辆跑车半路接你,让你好好体验一下野游的滋味。”进入保护区,要经过风光旖旎的连州潭岭天湖,正在改造施工的路段,是湖边石壁凿挖出来的狭窄路面,距管理处有7、8公里,车辆暂时不能通行,陈志明安排代步的“跑车”,是一辆当地村民称为“滴滴仔”的手扶拖拉机。元旦前一股强冷空气刚好越过南岭山脉到达这里,高山顶上是岭南人难得一见的冰雪世界,山里的气温接近零度,紧紧握着拖拉机拖斗的铁质扶杆,冰凉入骨的感觉并不好受,而这正是10多年前陈志明经常乘坐的“高级座驾”。

  见到陈志明,自然谈起过去的事情。保护区管护的区域,都是海拔700米以上的高山大岭,春夏雾雨,秋冬冷寒,强烈的紫外线照射和雪凇侵害,使得很多树木生长缓慢,像盆景一样虬伏在崖壁上,生生不息。陈志明初来乍到的时候,保护区虽然名义上是省级,但交通不便,物资匮乏,工作和生活的设施还很原始。刚修出来的一条低等级林区公路,坑洼不平,除了手扶拖拉机,没有其它交通工具,没有电话联络,要进入离县城80多公里的保护区,坐隔天开行的班车,下车后还要走3、4个小时。那时候是计划经济年度,配粮卡,吃“国家粮”,粮所卖的都是陈年米,煮熟的饭不成团,但国家对体力劳动强度超大的林业人员有特殊照顾,每月45斤指标米,是最高的档次,而机关干部才27斤。高寒山区种蔬菜生长慢,“帮衬”的虫兽又多,就地取材,春煮竹笋冬炒香菇,野菜吃到反胃的时候,经常只能是辣椒干、腌萝卜或酱油、豆腐乳佐饭;办公和住宿租用农村破旧的泥砖屋,三夏瓦顶雨漏,三九窗缝寒侵;没有电,煤油灯的轻烟伴着书本度过漫漫长夜。有一年春节放假回家过年,棉被成了老鼠的避寒胜地,回来看到满床上都是老鼠屎,成了精的老鼠还捉弄人,木箱里用松针叶子隔层叠藏留着过年待客的温州柑,沾了鼠尿烂得一个不剩,好怄气。

  这种生活环境,就像磨炼崖壁上的小树一样,考验着一个年青小伙的生存适应能力。

  环境造就人。回首往事,陈志明感叹良多:在大山里头长年生活,艰苦的程度超出山外人的想象,难以用语言文字来表达。保护区人手不多,往往是技术员、护林员一身兼,经常单枪匹马钻进森林深处做动植物资源的普查工作,不但要观测记录、归类整理资料,还要当心偷猎者在野兽踏出来的小道上安放的大铁夹。夏天是昆虫繁殖最旺盛的季节,也是采集昆虫标本的最佳时节,但是,与小虫子打交道并不轻松,一不小心,毛毛虫会让人皮肤过敏,全身奇痒难忍。在渺无人烟的大山里,一团闪电,一声响雷,一场山洪,那种恐怖的感觉也不是一般人能消受得了的。有一段时间,经费有限,很多体力活大家自己干,那时候保护区还成立了派出所,身兼干警的陈志明穿着迷彩服,一样要拿起锄头,修整苗圃、维修公路。现在大家都说建立大东山自然保护区的决策真是独具慧眼,但对保护区的认识和理解其实经历过一个漫长的过程,开始的时候我们与周边农村的关系很敏感,群众的工作特别不好做,有时还会闹些纠纷。陈志明说,好几次涌出了早日跳出这个“是非之地”的念头,但最后只能自己理解自己:“林家铺子”的人,离开森林就像鱼儿离开了水,保护区的工作总得有人来做。静下心来,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十几年也就这样挺过来了。

  十年磨一剑,事业终有成

  大约是在2002年秋,我们一行人去九疑山拜谒舜帝陵,顺路陪陈志明回了一趟家乡。他的家就在潇水河畔的县城边,家境不错,家人也豪爽,席间问他们四个兄弟还有一位做老板的姐夫谁最能喝酒,大哥抢着说:“个个都能喝。”饭桌上大家高兴,就谈起各自挣钱的事,“东南西北中,发财到广东”,但在广东工作的陈志明收入不高,结婚后养家糊口小孩读书都要用钱,手头比较拮据,有时还向父亲讨钱用,所以提起钱来底气不足,后来还是林业局的一位领导善解人意,说小陈不久前当了全国先进,老母亲听了笑咪了眼,说:“这样的好事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那是2002年8月,陈志明被评为全国自然保护区先进个人,这可是他诸多荣誉中最大的一个荣誉,一个在最基层工作的人有点名气不容易,是真刀实枪干出来的真功夫。

  时光倒流20载,对保护区的关注更多还是在学术的层面,一大批先行者如中山大学、复旦大学、华南植物园等大专院校和科研机构的专家学者,都先后选择刚建立起来的大东山保护区这块处子之地做研究基地。保护区的动物标本,是当地的狩猎人转换成护林员的角色后,一丝不苟自己制作的,由于手艺高超,名声在外,一些特有种群的标本被省级动物园及知名大学的生物标本室收藏。从那些不求名利的科学家和职工师傅身上,陈志明感悟很深,下定了干一番事业的决心,脚踏实地做好每一件工作,业务素质很快提高,采集植物和昆虫标本成了他的拿手好戏,在采集的2000多号植物标本中,华南五针松(又称广东松)被北京博物馆收藏。他连续11年协助中山大学昆虫研究所的陈振耀教授开展“大东山昆虫资源本底调查”,光采集的蝴蝶标本就达10,000多号;他主持或参与的原国家林业部GEF科研项目“抗癌植物南方红豆杉资源恢复及生态学研究”、“粤北大东山自然保护区种子植物区系研究”,也是硕果累累,多篇论文在《中国林业文摘》、《植物杂志》、《中山大学学报》等国家和省级专业学术刊物发表;2000年,他赴香港参加世界自然基金会湿地培训班,撰写的《自然保护区与中小学生开展生物科普活动知识问答》小册子,发放给香港的学生作为科普读物。

  事业心是人生最大的驱动力,陈志明是一个既能干又肯学的人,去年,他又定下新的目标,进修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森林旅游硕士研究生课程,进一步充实自己,在保护区管理工作中开辟新的领域。他认为,一个人无法改变生活的大环境,但勤奋学习和工作得到的收获,可以弥补人生的许多缺憾。

  一年三个月,“官”升三级

  随着国家对自然保护区事业的加倍重视,十几年来,造就了保护区的一次次质的飞跃,大东山管理处也一天一天在变样,一年一年在变好。现在,交通通讯设施与外面的世界没有什么两样,用上了互联网和小车,一栋别墅式的办公大楼已经进入后期装修,简陋的标本室很快就要换成恒温恒湿的空调房。从1994年起,大东山保护区从省级升格为南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一个管理站,2003年10月陈志明接任管理站站长,2005年1月管理站升格为管理处,他被任命为科级副主任。从副股级到正科级,1年3个月时间他“官”升三级,这当然是好事,天道酬勤,实至名归,但体制带来“意外”收获,对技术官员陈志明来说,显然不是他的刻意追求。其实,陈志明还是陈志明,职务变了,工作没有变,他说,个人的前途与保护区事业连在一起,政治和经济待遇的不断提高是全社会对自然保护区的认可和关爱,职务的变迁,只能代表保护区工作的一个新起点。

  这些年,身受环境失衡困扰远道而来“洗肺”的人,不知不觉渐渐多了起来,大家都觉得,来到保护区,就像回到母亲的怀抱那样亲切。在大山腹地,远离尘嚣,每天看的听的是水细崖高、松涛鸟语、蝶绕蝉鸣,喝的是山泉冽水,吸的是负离子多得超标的森林气息,陈志明称得上是眼福耳福口福“三福齐享”。他不止一次听到过山外人发出的感叹:“啊,在这样好的环境下生活,命都要长一点的!”是呵,原始森林曾经是人类的摇篮,护佑过人类的祖先,也护佑着人类的后代,不幸的是,曾几何时,走出森林的人类却把原始森林逼上了需要特别保护的境地。今天,知识的传播和普及无疑催醒了人们对大自然与生俱来的敬畏,当人们重新审视浮华世界之外的自然生态环境与人类的生存还是息息相关的时候,当人们对地球上最高级、最复杂的生态系统———原始森林生态系统有更深入的了解的时候,对保护这种高级生态系统的自然保护区一定会产生了更加亲近的感觉,人与自然可以和谐相处,这,也是陈志明们所乐意看到的终极目标。

  不是结尾

  南岭山脉是长江水系与珠江水系的分水岭,素有“岭海”之誉,高山与丘陵岭纵横交错,登上高山之巅就如同置身绿色海洋的一座小岛,纵目远眺,只见千山万岭,无边无际,苍苍茫茫,“五岭逶迤腾细浪”的博大情怀油然而生。大东山保护区管理处就在南岭深处,面积46平方公里,坐拥20多座海拔1000米以上的山峰,保存着完整的原始森林,是珍稀动植物资源的基因库,大自然的物种宝库。这里是珠江流域北江支流连江之源,也是护卫南粤大地的绿色屏障。陈志明在保护区工作生活已经超过18年,就像挺立崖畔、迎风傲雪的华南五针松,成为自然生态当之无愧的守望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信息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